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风在边缘

广东志愿者《陆丰市青苗公益协会》旅游摄影师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落雨裁剪进食亭,轻盈三步甲秀楼,东山再起待渡山  

2014-05-17 01:13:46|  分类: 旅游在线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资料介绍:
         甲子待渡山在广东省陆丰市甲子镇。甲子镇古称甲子门,明洪武二十八年(1395)始建千户所城,隶属于碣石卫,是古代粤东开发较早的军事重镇和优良港口。待渡山濒临甲子港,港里环立着六十块风化浪蚀而成的各种形状的天然怪石,犹如守卫在古海港的戎兵。"甲石吞潮"为陆丰八景之一。

         待渡山不很高,却满山苍累。山头,天生一块块造型乖巧的大小石头。山坡,一株株不知名的小树,有柑树那么大,枝繁叶茂,婆娑多姿。树木之间,幽径交错,乃文人墨客览胜怀古之处,朋友恋人欢会抒情之所。

          待渡山又名大胆山。相传南宋景炎元年(1276年),宋都临安失陷,元军追迫,赵罡及其弟两帝在张世杰、陆秀夫等护卫下,从福州沿海逃至甲子,驻扎此山,意欲东进与文天祥会师,以图东山再起,故此山得名“待渡山”。他们得到甲子进士邑人范良臣进食劳军,赐之为右仆射,渔民郑复翁率众勤王,被封为都统;二帝惊魂稍定,胆量大增,故待渡山又名“大胆山”。现山上还有“进食亭”的遗迹。为明代万历年间参将张万纪、守备胡文恒驻甲子时兴建。进食亭又名帝子亭,为仿木结构,面积约20平方米,内塑有陆秀夫、范良臣为宋帝进食石像,并刻有“君恩如海”四个字。进食亭下还建有一处“将军宿”,是为告慰郑复翁忠心报国的在天之灵而建的。

     待度山山顶矗立着“甲秀楼”古塔。据说甲秀楼建于清嘉庆十年(1850年)。为两层泥塔,高15米,呈六角形,似葫芦盖顶,塔尖直指蓝天,造形独持,十分壮观。楼旁立有15米高的标杆,为甲子港的台风警报信号。甲秀楼门口有一对联,曰:“书云大手笔;镇海小神山”体现了甲秀楼与待度山伟岸高拔,威镇海隅之势。这里依山傍水,潮涨期到,海水如千军万马涌入甲子港,气势不凡,场面壮观。登楼远眺,海天一色,归帆返照,景色迷人,这就是陆丰八景之一的“甲子吞潮”。

       梅湾边有一个巨石,酷似飞鹰,称之为“雄鹰石”。在雄鹰石旁边又有一石像跃鲤,称之为“鹰哥啄鲤”。东边是甲子镇两边海湾连接大海之处--甲子门。

        甲子门有六十颗礁石,故以天干地支之首命名之。涌潮奔浪,至此平舒,蔚为壮观,大有礁石吞潮之感。此即为陆丰八景之一的“甲石吞潮”。有人说,甲子镇建于甲子年,故名。

       甲子门是宋端宗逃难经途,现已景象一新,别有一派勃勃生机。甲子门又是林文烈和郑复翁率众抗元之处。椐《陆丰县志》记载:“郑复翁,甲子港人。宋端宗至甲子时,元兵追至,复翁椎牛誓众,率义兵攻袭之,夺其兵船多艘,遂任之为前峰扈从。至崖门,遇巨风,舟覆而死,赐谥义烈。”

       宋存庵位于海丰县后门镇镇北一公里的南山岭下,它是在绿荫掩影中的一座两进三间的残破庙宇,门额横书“宋存”两个大字。这是宋存庵得名的来由。门额“宋存”两字,是示“江山永在,宋室长存”之意。在残壁上犹存两联,一为;“风雨难磨王者字;君臣犹享宋时山。”一为:“一宵留圣迹;三字寄行人。”字迹遒劲峻秀,联意隽永恢壮。

       相传宋末时,宋端宗与其弟兵败南逃至此,在岩石下暂往一宿,当夜适逢地震,山摇地动,身边大臣陆秀夫就奏皇帝在岩壁上书写“壮帝居”三字,使能安寝。明代官员莆见川雍兰到此凭吊古迹,得知往事之后,就在该岩壁题刻“壮帝居”三个大字,旁有落款,字径为0.9Ⅹ1(米),直书阴刻,字体苍拔雄秀。清代乾隆二十七年(1762年),后门镇群众集资,以此石刻为中心,修建了这座庵宇。现此石刻位于宋存庵后厅正中的斜面岩壁上。知此史实,就不难理解联语了。因而多有文人名士到此凭吊时撰联作诗,其中有许多佳作。宋末皇帝还为这里留下了带有神奇色彩的传说。相传当晚小青娃嚣叫不已,落花生也哗啪生长,皇帝就捻一草茎放于小青蛙身上,现在,这里的小青蛙身上就有一道黄绿色的竖纹,鲜丽夺目。皇帝还叫落花生夜间不要生长,所以落花生夜间就合起叶子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  近日,笔者同一老师和蔡乃谋书法家登上了陆丰市甲子镇待渡山,来到矗立山顶的“甲秀楼 ”古塔前时,发现古塔竟已被改装易容一新,原貌尽失。我们同行的小朋友迫不及待的趴上了“甲秀楼 ”古塔 门。雨后的一株株不知名的小树,入目翠滴。

    待渡山位于东隅嬴江岸边。待渡山不是很高,却满山苍累。山头,天生一块块造型乖巧的大小石头。山坡,一株株不知名的小树,枝繁叶茂,婆娑多姿。树木之间,幽径交错,乃文人墨客览胜怀古之处,朋友恋人欢会抒情之所。

    立于“甲秀楼 ”古塔周围,可看到待渡山东南面的山腰,被拦腰建了另一条登山的新石阶路。通往新石阶路还新建了一座石材水泥结构“六角亭”。靠塔一边匾额题着“风月台”,而临路的这边则写“逸江阁”。 我糊涂了,不明是亭?是台?还是阁? 如此修缮!真是遗憾!

    随着“甲秀楼 ”古塔 转了一圈,看着古塔上“甲秀楼”三字石匾额高,才能让人感觉有丝丝文物古迹的存在。再望着装上不绣钢门窗古塔门窗都。心里不免有些失落和不知所以的念头。

    “修旧如旧、恢复原貌”,是文物维护修缮的第一原则。但甲秀楼古塔的已经失去了原来的味道。

    “甲秀楼可是目前我国岭南地区沿海用灰、沙、土‘三合土’构筑的三座中唯一现存的一座泥塔。 力争“原汁原味”保护历史文物遗存,是后人义不容辞的责任。

【清风阁】2014-05-17


落雨裁剪进食亭,轻盈三步甲秀楼,东山再起待渡山 - 风在边缘 - 风在边缘——【清风阁】
 
落雨裁剪进食亭,轻盈三步甲秀楼,东山再起待渡山 - 风在边缘 - 风在边缘——【清风阁】
 
落雨裁剪进食亭,轻盈三步甲秀楼,东山再起待渡山 - 风在边缘 - 风在边缘——【清风阁】
 
落雨裁剪进食亭,轻盈三步甲秀楼,东山再起待渡山 - 风在边缘 - 风在边缘——【清风阁】
 
落雨裁剪进食亭,轻盈三步甲秀楼,东山再起待渡山 - 风在边缘 - 风在边缘——【清风阁】
 
落雨裁剪进食亭,轻盈三步甲秀楼,东山再起待渡山 - 风在边缘 - 风在边缘——【清风阁】
 
落雨裁剪进食亭,轻盈三步甲秀楼,东山再起待渡山 - 风在边缘 - 风在边缘——【清风阁】
 
落雨裁剪进食亭,轻盈三步甲秀楼,东山再起待渡山 - 风在边缘 - 风在边缘——【清风阁】
 
落雨裁剪进食亭,轻盈三步甲秀楼,东山再起待渡山 - 风在边缘 - 风在边缘——【清风阁】

 
落雨裁剪进食亭,轻盈三步甲秀楼,东山再起待渡山 - 风在边缘 - 风在边缘——【清风阁】
 
落雨裁剪进食亭,轻盈三步甲秀楼,东山再起待渡山 - 风在边缘 - 风在边缘——【清风阁】
 
落雨裁剪进食亭,轻盈三步甲秀楼,东山再起待渡山 - 风在边缘 - 风在边缘——【清风阁】
 
落雨裁剪进食亭,轻盈三步甲秀楼,东山再起待渡山 - 风在边缘 - 风在边缘——【清风阁】
 
落雨裁剪进食亭,轻盈三步甲秀楼,东山再起待渡山 - 风在边缘 - 风在边缘——【清风阁】
 
落雨裁剪进食亭,轻盈三步甲秀楼,东山再起待渡山 - 风在边缘 - 风在边缘——【清风阁】
 
落雨裁剪进食亭,轻盈三步甲秀楼,东山再起待渡山 - 风在边缘 - 风在边缘——【清风阁】
 落雨裁剪进食亭,轻盈三步甲秀楼,东山再起待渡山 - 风在边缘 - 风在边缘——【清风阁】
 
落雨裁剪进食亭,轻盈三步甲秀楼,东山再起待渡山 - 风在边缘 - 风在边缘——【清风阁】
 
落雨裁剪进食亭,轻盈三步甲秀楼,东山再起待渡山 - 风在边缘 - 风在边缘——【清风阁】
 
落雨裁剪进食亭,轻盈三步甲秀楼,东山再起待渡山 - 风在边缘 - 风在边缘——【清风阁】
 
落雨裁剪进食亭,轻盈三步甲秀楼,东山再起待渡山 - 风在边缘 - 风在边缘——【清风阁】
 
落雨裁剪进食亭,轻盈三步甲秀楼,东山再起待渡山 - 风在边缘 - 风在边缘——【清风阁】
 落雨裁剪进食亭,轻盈三步甲秀楼,东山再起待渡山 - 风在边缘 - 风在边缘——【清风阁】
 
落雨裁剪进食亭,轻盈三步甲秀楼,东山再起待渡山 - 风在边缘 - 风在边缘——【清风阁】
 
落雨裁剪进食亭,轻盈三步甲秀楼,东山再起待渡山 - 风在边缘 - 风在边缘——【清风阁】
 
落雨裁剪进食亭,轻盈三步甲秀楼,东山再起待渡山 - 风在边缘 - 风在边缘——【清风阁】
 
落雨裁剪进食亭,轻盈三步甲秀楼,东山再起待渡山 - 风在边缘 - 风在边缘——【清风阁】
 
落雨裁剪进食亭,轻盈三步甲秀楼,东山再起待渡山 - 风在边缘 - 风在边缘——【清风阁】
 
落雨裁剪进食亭,轻盈三步甲秀楼,东山再起待渡山 - 风在边缘 - 风在边缘——【清风阁】
 
落雨裁剪进食亭,轻盈三步甲秀楼,东山再起待渡山 - 风在边缘 - 风在边缘——【清风阁】
 落雨裁剪进食亭,轻盈三步甲秀楼,东山再起待渡山 - 风在边缘 - 风在边缘——【清风阁】
 
落雨裁剪进食亭,轻盈三步甲秀楼,东山再起待渡山 - 风在边缘 - 风在边缘——【清风阁】
 
落雨裁剪进食亭,轻盈三步甲秀楼,东山再起待渡山 - 风在边缘 - 风在边缘——【清风阁】
 
落雨裁剪进食亭,轻盈三步甲秀楼,东山再起待渡山 - 风在边缘 - 风在边缘——【清风阁】
 
落雨裁剪进食亭,轻盈三步甲秀楼,东山再起待渡山 - 风在边缘 - 风在边缘——【清风阁】
 
落雨裁剪进食亭,轻盈三步甲秀楼,东山再起待渡山 - 风在边缘 - 风在边缘——【清风阁】
 
落雨裁剪进食亭,轻盈三步甲秀楼,东山再起待渡山 - 风在边缘 - 风在边缘——【清风阁】
 落雨裁剪进食亭,轻盈三步甲秀楼,东山再起待渡山 - 风在边缘 - 风在边缘——【清风阁】
 
落雨裁剪进食亭,轻盈三步甲秀楼,东山再起待渡山 - 风在边缘 - 风在边缘——【清风阁】
 
落雨裁剪进食亭,轻盈三步甲秀楼,东山再起待渡山 - 风在边缘 - 风在边缘——【清风阁】
 
落雨裁剪进食亭,轻盈三步甲秀楼,东山再起待渡山 - 风在边缘 - 风在边缘——【清风阁】
 
落雨裁剪进食亭,轻盈三步甲秀楼,东山再起待渡山 - 风在边缘 - 风在边缘——【清风阁】
 
落雨裁剪进食亭,轻盈三步甲秀楼,东山再起待渡山 - 风在边缘 - 风在边缘——【清风阁】
 
落雨裁剪进食亭,轻盈三步甲秀楼,东山再起待渡山 - 风在边缘 - 风在边缘——【清风阁】
 
落雨裁剪进食亭,轻盈三步甲秀楼,东山再起待渡山 - 风在边缘 - 风在边缘——【清风阁】
 落雨裁剪进食亭,轻盈三步甲秀楼,东山再起待渡山 - 风在边缘 - 风在边缘——【清风阁】
 
落雨裁剪进食亭,轻盈三步甲秀楼,东山再起待渡山 - 风在边缘 - 风在边缘——【清风阁】
 
落雨裁剪进食亭,轻盈三步甲秀楼,东山再起待渡山 - 风在边缘 - 风在边缘——【清风阁】
 
落雨裁剪进食亭,轻盈三步甲秀楼,东山再起待渡山 - 风在边缘 - 风在边缘——【清风阁】
 
落雨裁剪进食亭,轻盈三步甲秀楼,东山再起待渡山 - 风在边缘 - 风在边缘——【清风阁】
 
落雨裁剪进食亭,轻盈三步甲秀楼,东山再起待渡山 - 风在边缘 - 风在边缘——【清风阁】
 
落雨裁剪进食亭,轻盈三步甲秀楼,东山再起待渡山 - 风在边缘 - 风在边缘——【清风阁】
 
落雨裁剪进食亭,轻盈三步甲秀楼,东山再起待渡山 - 风在边缘 - 风在边缘——【清风阁】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5)| 评论(2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